2009年11月20日 星期五

邀請大家11/28來看




這張專輯其實是一張電影原聲帶
只是電影還沒拍
聽整張專輯就能感受到這部電影要講的故事



薄荷葉-流放地專輯集結了各領域的創作者
專輯的內頁是用年輕畫家鄭博聰的畫作
專輯的平面設計是廣告人陳暘的設計
樂團及團員概念宣傳照片由攝影師謝易瑾拍攝
專輯內歌曲間的一些情境聲響是由台裔法國音樂創作者吳亞林製作
THE WALL 首賣演唱的舞台設計是由裝置藝術家席時斌擔任設計製作
首賣的服裝設計是由新興服裝設計師陳文君、邱娉勻擔任製作



請大家廣為宣傳!!!
不要錯過這場表演!!!


時間:
2009/11/28 晚上8:00入場

地點:
THE WALL (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四段200號B1 )

票價:
600元(附流放地專輯一張+飲料一杯)


2009年11月16日 星期一

那只是昨夜的一場夢而已


躺在地上聽心的方向那個時期,或前或後,在爸的書房裡發現王傑-一場遊戲一場夢卡帶(1987),一聽之下非常震驚,有點像是幼小心靈的成人世界初啟蒙,畢竟這首歌十分ballad又滄桑,但是我只停留在這首歌,對王傑的探索沒有再繼續下去了;剛才發現MV女主角是張曼玉(新紮師兄look)。



還有些靠著翻閱舊照片才想起的小事情;總是騎著那輛舊舊的腳踏車的菜頭大伯,某天載我不知道到哪裡去玩耍,坐在後座的我年紀小不懂事,腳被捲進了輪胎裡轉了幾圈(我可能誇張了),細節不復記憶,隱約還可想起大人們說我很勇敢,很快就停止哭泣,然後留下的便是那張我坐在新店路73號客廳(當時尚未改建,我們都叫它古厝)椅子上,腳掌包很大但仍微笑雙手捧啃玉米的照片。

幾乎每次過年都是爸開車載我們回屏東外婆家,我們會在台北和阿媽及大夥親戚(爸有十個兄弟姐妹),一起吃完年夜飯然後休息幾個小時在初一的凌晨三四點出發,小時候喜歡看車窗外未亮的漆黑天色搭配一盞盞快速飛過的昏黃路燈,而且還要搭配上和媽借的錄音帶隨身聽,覺得那樣很浪漫,隨身聽裡面是什麼歌?憂歡派對feat小虎隊的新年快樂(1989)

我真的很愛憂歡派對和小虎隊!而且我真心的覺得霹靂虎很帥。我(霹靂虎)會和妹妹(乖乖虎)、表妹(小帥虎)站在鏡子前面唱一起小虎隊的歌,而且還會互相提醒現在是誰的turn;
新年快樂這張專輯每一首都是我的愛歌,除了耳機+隨身聽私人欣賞,我也會逼迫爸在車上的Player公播。


LA BOYZ-跳 & 閃(1992)


我好像是被他們西裝外套內搭吊嘎的妝扮吸引的.....以前根本不懂英文但是會硬跟著Rap,愛歌還有落雨的晚上/baby come to me/金斯頓的夢想。最喜歡的是Jeff,有點為了特立獨行所以不想和大家一樣喜歡Stanley。一直覺得從小就聽搖滾樂的人好神奇,因為我一直到高中還在聽Boyzone......

2009年11月14日 星期六

從最小的時候開始



新店市新店路10號三樓。

這是我記憶中的第一個家,就在碧潭旁邊,那時候的碧潭和現在不一樣,沒有乾乾淨淨的人工花圃也沒有那一排異國風情的餐廳、咖啡店;而是貨真價實的荒煙蔓草:竹林、碎石子路、極近人的水岸線。

我出生在1982年5月11日的景美綜合醫院(小學時和朋友抬槓聽她說她是在馬偕醫院出生的,總覺得自己的出生地點很不氣派),阿公阿媽都是新店人,可以往前追朔到多久我也不太清楚。阿媽是一個很愛笑的人,在上托兒所之前那段隱隱約約的孩時記憶中,我記得常被寄放在大伯家,大理石地板的觸感,幽暗的光線,即使是夏天在那裡也感到十分清涼,雖然不是在最熟悉的自己家裡,但那時的我似乎從不感到無聊,因為有木頭搖搖椅,我坐在上面感到十分愜意,有時也會故意激烈搖晃製造刺激(當然惹來大人們一番警戒);還有一個小音樂盒,顏色應該是橘黃色的,沒什麼特殊造型,重要的是它透明的外殼不只讓我聽到叮叮咚咚的聲音,還可同時讓我清楚看見裡面簧片的運作狀況,小時後的我喜歡那樣看著,好像我轉一大圈音樂盒就有了生命開始動作、演奏給我聽。

大伯當時在碧潭吊橋橋頭經營有名的甜不辣小店,所以阿媽總是坐在前後陽台煮菜頭、削皮、切塊,雖然只是先用水煮熟,但菜頭本身滋味甘甜,所以我聞香也常會跑到阿媽旁邊,問可不可以直接拿水桶裡削好煮熟的菜頭吃,阿媽用台語笑笑的說好啊!等到我過量了又笑笑的說吃太多也不好啊!童年的回憶似乎沒有太多卡通(我是個不愛看卡通的小孩.....),反而是充滿水煮菜頭特殊的香味。

年輕的媽媽在通用電子公司上大夜班,所以每次我和妹準備要上床睡覺時,就要對即將出門上班的媽媽說出一連串由各種孩童聽過的吉祥話組成的再見詞:「.....媽媽祝你成功馬上成功晚安....」實在記不得了,那個時候的記憶到底躲哪裡去了?靈感泉湧時再見詞速度會變快長度也會變長。

白天時媽媽在睡覺,所以我和妹就自己玩一些奇怪的遊戲,我和妹說當客廳的日曆被風吹飛起的時候,就是神生氣的時候,必須對神進行膜拜否則會招來厄運,妹妹不疑有它,於是我們兩人便開始一起在客廳下跪、躺平、滾來滾去、肢體彎成一些奇怪的形狀。還有一次我提議要將地板戳個小洞,以便觀察樓下鄰居的一舉一動,於是我們拿了放在高處的縫衣針開始進行浩大工程,在木頭地板的接縫處慢慢刺刺刺的,八字還沒一撇針居然被刺斷了,我急得快哭出來媽媽發現要怎麼辦,於是又拿來透明膠帶手忙腳亂的把斷掉的縫衣針小心翼翼黏起來。當然最後還是......

以前的家一進去是客廳,往右轉是爸媽的大房間加上大陽台,我喜歡在爸媽房間的地板上躺著,木頭地板因為陽台的光線被晒得乾乾舊舊有點斑駁,在地板上翻滾,聽收音機播放的是周華健-心的方向。

追逐風 追逐太陽 在人生的大道上
追逐我的理想 我的方向 就在前方

載著一顆年輕的心
沿途裝滿了理想
我的心 不斷地飛翔
路不斷地向前伸展

我的方向 就在前方
追逐我的理想 心的方向


1987年,當時的我五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