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8日 星期五

阿波的右眼

很多朋友們都簡訊來關心我和阿波
我的回答都是「it's a long story」
真的很感謝大家,那麼以下就是我們的狀況


愚人節生完那天下午護士把阿波推進我的房間
要開始母嬰同室,順便也教我一些親餵的知識和技巧
不過當時阿波就是拼命的睡,叫他完全沒反應
護士要我再給他一點時間,所以就把他推回嬰兒室打B型肝炎疫苗
一直到晚上我睡了一輪起來阿波還是沒過來
我正覺得納悶的時候有電話打來
是嬰兒室要我們過去一趟
接到電話時心裡就覺得不太對勁
媽媽陪我過去
醫生說阿波活力很差呼吸也很弱
可能要緊急轉院到醫學中心醫院去觀察
我們當然也只能說好
看看玻璃窗裡面遠遠的阿波躺在保溫箱中
我瞬間噴淚
於是媽媽陪阿波坐救護車轉院到國泰
(這什麼醫龍的橋段又再上演一次)
我回到房間繼續胡思亂想
生完第一天,我就這樣和我的寶包分開了

阿波住進了國泰的兒科加護病房
我繼續留在協和要住四天三夜
於是這幾天都是我在房間過著搞不太清楚日夜的生活
努力的用跟協和借來的吸乳器刺激乳房
希望可以擠出一滴滴奶給阿波
不然就是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想阿波究竟會如何
然後又忍不住難過的流下眼淚
有一次是護士早上進來幫我看產道縫合傷口的狀況
她邊幫我沖洗我躺著邊哭
她問我一句「寶寶還好嗎」我又大爆哭了

兒科加護病房每天有兩個探望時間
早上10:30-11:00和晚上7:00-7:30
我還在住院的這段時間張阿哲就三個地方輪流跑
家裡-協和-國泰,忙的團團轉
每次看到他第一時間傳給我看的照片和影片檔
我都無法不讓自己陷入民視連續劇的情緒中
因為阿波才出生幾天,身上卻插了一堆管子
臉色蒼白到不行,眼睛永遠是閉著的

國泰的小兒科醫師跟張阿哲說
初步診斷是頭部出現血腫,可能是生產過程中擠壓或吸引造成的
因出血量較多,造成他血紅素過低
血腫的狀況通常新生兒會自行痊癒
如果必要會幫他輸血,注射降腦壓的藥
隔天醫生又說:有幫阿波照腦部超音波
發現右邊顱內有血塊(腦出血)
有可能會影響到日後左手左腳的發展
但也有可能自行吸收痊癒
日後要持續觀察一年比較保險

要出院的那天上午我受不了
帶著好不容易死命擠出的大概20cc的初乳
跳上(其實是爬上啦)計程車去找阿波
不知道怎麼搞的,看到阿波我反而比較放心
也對他比較有信心
我告訴我自己:
現在我能做的就是努力的擠奶給阿波喝
他喝了我的奶一定可以好起來的!

因為不想讓阿波斷糧
(其實不會斷糧啦因為醫院有餵配方奶)
出院那天,回到家的下午我就出門步輪到重慶西路的嬰兒用品店去買吸乳器
一般人口中足不出戶能坐不站能躺不坐的月子生活維持了4天3夜
接下來我和張阿哲一起每天去兩趟醫院鼓勵阿波
在家的時間就努力的擠奶擠奶擠奶擠奶

阿波就這樣一住住了兩個禮拜
每次我們去看他都在睡覺
我們還忍不住問了好幾個護士
有沒有看過他張開眼睛的樣子

他的頭部血腫持續吸收恢復
精神食量也都變好了
不過黃疸值也隨著變高,所以再加上了黃疸照光治療
有天我們居然透過阿波歪掉的眼罩發現
(照光要帶很帥的眼罩保護眼睛)
阿波的右眼烏青!!!!!!
緊張兮兮的問了好幾個護士,最後問了醫生
都說這是產道擠壓造成的淤血
正常過幾個禮拜就會恢復了,不用擔心
(阿波!我的產道到底對你做了什麼事啊!T-T)
不過為什麼一開始沒有,後來才出現呢?
病人的心情真的好無助啊

4/15醫院幫阿波排了核磁共振檢查
於是我陪他上場
幫我把阿波推到檢驗室的阿桑問:「這個是誰的?」
「我的」
「阿不是應該在做月子」
「沒法度啦」
「月子還是要坐啦」
這個時候偷偷滴了幾滴眼淚
到了檢驗室,檢驗人員說:「誰陪他做檢查?」
「我」
「妳是他的誰?」
「媽媽」
「.......媽媽不是應該在做月子休息嗎?」
嗚嗚,進去看到小小阿波被固定在很大的核磁共振設備上
我終於又忍不住爆哭了
檢驗人員兩男一女安慰我
「這個核磁共振沒有輻射的,對人體不會造成影響
不要擔心」
「北鼻的腦部有血塊喔?應該還好啦!小朋友都會自己好的
不要擔心」
它馬的超級吵死人的核磁共振結束了之後
我向檢驗人員道了謝離開
離開前小姐又跟我說了一句
「你還是要好好休息喔」


4/16阿波終於出院了
就新生兒來說,他應該是偏乖的那型
雖然他不認我的奶死都不吸
但那也不能怪他,畢竟他在醫院吸了兩個禮拜的奶嘴
阿波怪表情很多,撒尿時會露出痛苦的八字眉(回家兩天了還沒大便!)
換尿布時好像要他命一樣的尖叫
喝完奶立刻秒陷入昏睡

今天回診看核磁共振報告
醫生說一切沒什麼問題
但是有發現頭骨有裂痕(.........)
當時出血比較嚴重可能就是裂痕造成的
以後每個月回診持續追蹤觀察
頭尖尖的不要去管他,等頭部的血腫和頭骨都自行痊癒
外觀就會恢復正常了


看著只會用哭來表達的小阿波
我覺得他是世界上最弱小最需要我保護的玫瑰花
希望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長大喔
頭尖一點沒有關係啦




2014年4月9日 星期三

生產記 - i'm a mother

4/1
約莫在凌晨5:30打下了無痛分娩
先前說過因為陣痛已經陷入迷幻狀態的我,其實對時間已經沒什麼概念
比較可憐的是張阿哲,因為他也才睡1or2小時,除了要幫我弄東弄西簽什麼鬼文件的
面對陣痛起肖的太太,那種無力又不能睡的感覺應該是不太好受
無痛分娩打下去之後,我很快的由18層地獄飛昇至天堂
當然不是完全不痛啊,但程度真的差太多了,所以那一點感覺不算什麼
我整個人放鬆下來,不哀哀叫了
護士要我趁現在睡一下,放鬆一點開指的速度反而會比較快速
於是我暫時便放心的在天堂裡昏睡,張阿哲也趴在我的床尾上小小瞇一下
待產室冷氣超強,我想產婦應該都是很勇猛的不怕冷吧
(因為大部份都痛到滿頭大汗)
在這邊提醒先生們陪產要多帶一件外套

在我和張阿哲暫時平靜的昏睡時光裡
不要忘了北鼻阿波還在努力的下降中
神祕的胎心音忽快忽慢的傳到我耳邊
護士也不時進來確認一下我開指的進度
偶爾鼓勵我:開指的速度不錯,再放鬆一點,
如果感覺到收縮就用力一點,讓寶寶下降的速度更快
某次護士進來看到胎心音監視器臉色有點沉下來
原來是阿波的心跳突然降到80(正常據說是120-160)
可能是下降的過程中OOXX$%^&@##$(我忘了)
睡得正爽的我也嚇了一大跳!
阿波!為娘的只顧著自己睡!對不起!
護士幫我加了氧氣管插在我鼻孔裡
從此之後我就一直拼命的深呼吸
一聽到胎心音有點變慢就神經兮兮的叫護士進來確認一下


就這樣沒有時間感的天漸漸亮了起來
昏迷中我聽到張阿哲接起電話,原來是我老盃打來關心
(女兒提早17天生真的會有點驚恐)
護士也再ㄧ次進來,要我雙腿保持張開
吸氣!!!!!憋氣!!!!!用力!!!!
就在這次的用力中我感覺到我的下腹部傳來悶悶的「蹦!」一聲
然後是大量大量大量的溫暖液體從我下體湧出
「羊水破了!」
我只有一個念頭:我是不是把床弄髒了?(其實看護墊很厲害的)
還有:好想看看羊水(我對羊水一直很好奇)
這個時候是早上7:30

羊水破了之後我很快的被推進手術室
躺在床上被推的感覺很奇妙,很像在看醫龍或急診室的春天
(就是那種由下往上看的鏡位)
躺上手術台,手握著把手,腳被固定住,
早班的護士來上班了,很有精神的跟大家打招呼
護士們愉快的聊著工作上的瑣事,殭屍產婦還躺在手術台上虛弱的哀嚎著
而且現在的陣痛應該已經來到某種夭壽的程度
因為居然連打了無痛分娩的我,也開始感受到這波子宮收縮的威力
護士頻繁的過來內診看開指的狀況(......)
冷不防的,我的胯下居然傳來腋下的感覺
哦?!原來我被剃毛了
我知道我會被剃毛,但突然被剃還是有點五味雜陳
不過產婦是沒有尊嚴的
而且zombie mode的我也無力去爭論或分辨任何事情啊

「上一次解尿是什麼時候?」護士開口問
恩恩阿阿我答不出來,因為我沒有時間感啊!!
我怎麼會記得我上次尿尿是什麼時候
應該就是被灌腸那個時候吧!?但那是幾點啊?
我的遲疑很快的就換來導尿管一根.............T-T

醫生終於出現了
正當我想著張阿哲在哪裡時,他也跟著醫生一起進來了
醫生再次確認了一下我開指的狀況
這個時候也許有剪會陰吧
我已經昏到沒感覺了,昏到連我自己會陰在哪個moment被剪的都不知道
或是無痛針真的很強,讓我的會陰進入了世界大同
但為什麼子宮收縮還是會痛?
阿波!你現在到哪裡了呢?

醫生正式就定位了,全部的護士也都圍到我身邊
護士再度發號施令,要我趁子宮收縮的時候吸氣!
然後憋氣!不能發出聲音!使盡所有力氣用力!!!!
聽張阿哲說最驚悚的part就是同時護士們也使盡力氣按壓我的肚子!
護士說:頭有露出來一點點啦!再一次!
醫生說:我們這次就把他生出來!
靠悲!我這個時候只有一個想法!!!老娘跟你拚了!!!!!
我用上這輩子大最硬的便便的力量!!!再X30倍!!!!!!
而且不能發出任何聲音!!!!!!
護士也繼續七手八腳使力的PUSH我的肚子!!!!

我感覺到下體不管是陰道屁股骨盆都被撐到最大
然後在醫生護士的吆喝之下,一個軟Q的東西就這樣滑出我的身體
我想那應該就是波波沒錯!!
很快的我聽到了哇哇哇的可愛哭聲,聽起來有點虛弱
用力到最巔峰的我,也在同時間鬆懈下來並且噴出眼淚
上一秒還在我肚子裡面又踹又踢的小傢伙
這一秒來到這個世界上了,哇哇哇的初試啼聲
原來阿波的聲音是這樣啊!
護理人員把阿波先報到護理台上簡單清理一下
我就這樣聽著ㄧ邊聽著阿波的哭聲,自己也ㄧ邊大哭著

殭屍產婦這個時候終於變成人
張阿哲很擔心為什麼我在哭,他可能覺得我是不是太痛了痛到哭
當然不是啊,我當然是在讚歎生命的美妙和神奇
從驗孕棒兩條線肚子沒什麼感覺到最後暴肥的這9個月
阿波蹦出來的那一刻,我覺得身為女人可以體驗到這一切真的太好了!

就在我感性的時刻,突然又感覺到下體有一大攤軟熱的玩意滑出去
哦~那應該是傳說中的胎盤吧
醫生後來又有壓壓我的肚子確定胎盤是不是都排乾淨了

清理的差不多護士把阿波抱來給我
阿波,我們終於見面啦!
哇嗚,他好紫又好小歐,2760公克,50公分,頭好長好像ET
我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醫生是用吸引器把他吸出來的
小心翼翼抱著阿波想試著讓他喝我的ㄋㄟㄋㄟ
他只是意思的吸了幾下(可能因為吸不到任何東西)就閉起嘴巴
眼睛稍稍微張開瞄了我一眼(其實這時候的他應該只看得到模糊的光線和形狀)
又閉起眼睛休息去了

護士說要先把我推回房間休息
阿波也要先到嬰兒室先觀察6小時再開始母嬰同室
於是我又上演了一次醫龍的bridge
途中看到爸爸也來了,他握握我的手
因為暫時還沒有空的病房
我和爸爸和張阿哲就一起回到原來待產的小房間裡面休息





2014年4月8日 星期二

生產記 - 臨盆前夕的痛死人之旅

4/1 產假第2天

從凌晨1:30開始陣痛
稍微準備好了住院行李,也換好了衣服
陣痛到2:30,我想應該是把張阿哲叫起來的時機了
我搖了搖他說我要生了,他睡眼惺忪的跳起來
搞不清楚什麼時候才是去醫院的好時機
我們撥了通電話給協和
對方值大夜班值的很辛苦的樣子,口氣不甚佳
我在陣痛中聽到更不爽,我的口氣更差
反正結論就是繼續再觀察個一小時
等到陣痛頻率到了規則的5分鐘再過去
好吧,那就在家裡先等一下

這個時候哲媽也被我們吵醒
張阿哲有點緊張的再次CHECK生產要帶的東西
而我躺在床上等待著像海浪一樣,一波又一波的陣痛來臨
陣痛海浪一次比一次強烈巨大
聽過很多人描述陣痛的感覺,自己沒經歷過當然無法想像
這時候的我已經慢慢被海浪淹沒
進入了一個半昏的迷幻狀態
此時的痛覺已經是光聽到聲音就會很想揍人
所以很想叫張阿哲和哲媽都先不要在房間裡講話
我還在徒勞無功的吸吐吐吐吐吐拉梅茲和腹式呼吸交替著進行
但還能趁退潮的時候繼續使用手機紀錄陣痛頻率
還傳了line給大奶說「我在陣痛!快要生了!」

時間來到3:30,我想是出發的時候
趁著退潮時一個箭步我跳上計程車
然後漲潮時又跟笑ㄟ一樣超大聲的深呼吸
司機可能被嚇到了:「要生了嗎?什麼時候開始陣痛的?」
我的發言人張阿哲:「一點半」
司機又爽朗狀:「阿那還久啦!不要緊張!以前我岳父開婦產科的,
很多媽媽去上個廁所就不小心生在馬桶裡了,哈哈哈哈」
..........謝謝司機先生的提醒


大概凌晨4:00抵達醫院
護士叫我先到待產室等一下
好笑的是,待產室就在2樓,但我卻走不上去
陣痛來臨時我就像個loser一樣動彈不得
好不容易就定位,護士先內診(.........)
開兩指了,於是裝上胎心音監視器,打點滴注射(不知道內容物是什麼)
我跟個活死人一樣,陣痛來臨時只能靠罵髒話/捶床/肢體伸展來表現
陣痛過去了就昏迷小睡一下,然後再等待下一波的凌遲
張阿哲坐在我旁邊很緊張,但他也不能怎麼辦!
因為我叫他不要碰我!(我怕我會反射動作把他打昏)

我死命的深呼吸-腹式呼吸-拉梅姿呼吸
屁啦!都沒用啦!
陣痛為什麼會如此讓人難以忍受?
但說實在的,現在要我回想或忠實描述當時的感覺
我已經徹底忘了到底是什麼滋味

護士又開口了:「來灌個腸」
好輕鬆的口吻,產婦是沒有尊嚴的
於是我在陣痛的昏迷中光著屁股側著身體
接下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要在夭壽陣痛中憋著,移動到馬桶真的是件很OX的事!
護士還耳提面命:「覺得沒東西可大的時候,就不要再用力了!
不然孩子可能會生在馬桶裡!」
我知道啦!穩匠跟我說過了啦!!!!

開了3指,我一直fuck fuck的罵+揮拳不是辦法
這痛感絕對會讓我活不下去

「我.......要............打............無..........................痛......................................」

終於,我嘴裡吐出了這沒用的5個字
臨盆前信誓旦旦說要自然生產,而且對無痛分娩嗤之以鼻
(幃太郎之誑語:「come on!打無痛要花8500ㄟ!how come ?」)
(最可笑的是我還認真考慮過要居家生產!!!!事後看來我根本沒那LP)

左盼右盼我的天使-麻醉師終於到了!
因為要打脊椎骨頭和骨頭的中間
他們叫我側身像蝦米一樣捲起來,並且絕對不要亂動!
(我想不然會癱瘓之類的吧!!)
所以我又拋棄了自尊撩起手術衣
光著屁股化身一尾蝦米
很多人說那一針很痛,但和永無止盡的陣痛比起來算得了什麼啊?!
很快的麻醉針起了效果
我終於瞭解網友媽媽們說的
「從地獄到天堂」
是什麼意思





2014年4月6日 星期日

生產記-前戲

3/27下班回家上洗手間發現有一點帶血絲的分泌物,很緊張的上網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這也算是落紅的一種,落紅出現後代表的是:你快要生了!
但是什麼時候不知道,有可能是幾個小時候,也有可能是一兩個禮拜之內
於是我開始了臨盆前夕的的神經兮兮之旅,我必須說臨盆前莫名其妙的分泌物真的很多!
多到我還懷疑我羊水破了,因為聽說高位破水量很少,少到你會以為那是分泌物
導致錯過了北鼻出生的黃金時間
(如果第一個產兆是羊水破最好儘快把北鼻生出來,
因為一旦羊水破了北鼻很容易受到感染) 

所以3/29晚上,當外頭突然刮起神經病般的風雨
我也像神經病一樣冒著風雨搭上小黃
想去醫院看看到底是不是高位破水
(張阿哲和我只是過個馬路招計程車下半身就全濕了-_-")
(結果當然是被醫生退貨)

 3/30去上班,發現營業支援的同事們居然很貼心的幫我把產假提前
本來預計4/7開始休假,大家為了我調整了班表讓我從3/31就開始休
真的很感人!
營業支援的大家!!謝謝妳們!!!!
我能順利的生產都要謝謝大家這陣子的包容幫忙和照顧!!!!!
(事後想起也真的是好險甘心的同事們幫我做了這個調整
因為猴急阿波居然提早了17天出生........-_-")
但我自己覺得,除了持續不斷的微血絲分泌物讓人有點care
其他部份我還是一如往常的勇健
所以下班後我還是搭捷運到了中正紀念堂,想要參與一下330遊行的尾巴
心滿意足的和小葛見了面,看了島嶼天光帶動唱和最後林飛帆的演說
回家開始準備休產假 

3/31產假第一天 
現在回想起來產假第一天做了什麼?
真的是沒什麼印象了 只記得起床去星巴客喝咖啡,經歷了第一次的假性陣痛
但因為是還笑得出來的程度
(網友說假陣痛和真陣痛比較就是笑得出來和笑不出來的差別)
所以我很清楚:是假的啦!!嚇不倒我啦!!!
對了當天還有去看了一日一生labor day
裡面有講到凱特溫絲蕾生了第一胎之後,想再生第二胎但是卻不停流產甚至生出死胎
(真的是孕婦不宜,結果我當晚就生了)
很多人說電影劇情很肥皂,但我覺得只要有溫私累就很好看
(BUT我還是不會想看分歧者) 

4/1就要從凌晨0:00開始回憶
話說那天也是早早上了床,我大概從0:30開始翻滾轉電視看書醞釀睡意
從1:30開始覺得肚子有痛ㄛ!是很規律一陣一陣的
而且是那種笑不出來的程度!!
我心裡的OS只有:不會吧 !!!!!!!
然後就拿出手機打開陣痛APP開始紀錄時間
恩......每次痛的時間都是1分鐘以上,每次的間隔差不多平均是7或8分鐘
OX#$%@我真的要生了吧!?
快點趁還可以動作神智堪稱清醒的時候
穿好衣服,準備一下去醫院要帶的東西
這個時候張阿哲還在旁邊呼呼大睡
我也呼呼呼的深呼吸 想說再讓他睡一下好了
之後應該就是他不睡地獄的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