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9日 星期三

生產記 - i'm a mother

4/1
約莫在凌晨5:30打下了無痛分娩
先前說過因為陣痛已經陷入迷幻狀態的我,其實對時間已經沒什麼概念
比較可憐的是張阿哲,因為他也才睡1or2小時,除了要幫我弄東弄西簽什麼鬼文件的
面對陣痛起肖的太太,那種無力又不能睡的感覺應該是不太好受
無痛分娩打下去之後,我很快的由18層地獄飛昇至天堂
當然不是完全不痛啊,但程度真的差太多了,所以那一點感覺不算什麼
我整個人放鬆下來,不哀哀叫了
護士要我趁現在睡一下,放鬆一點開指的速度反而會比較快速
於是我暫時便放心的在天堂裡昏睡,張阿哲也趴在我的床尾上小小瞇一下
待產室冷氣超強,我想產婦應該都是很勇猛的不怕冷吧
(因為大部份都痛到滿頭大汗)
在這邊提醒先生們陪產要多帶一件外套

在我和張阿哲暫時平靜的昏睡時光裡
不要忘了北鼻阿波還在努力的下降中
神祕的胎心音忽快忽慢的傳到我耳邊
護士也不時進來確認一下我開指的進度
偶爾鼓勵我:開指的速度不錯,再放鬆一點,
如果感覺到收縮就用力一點,讓寶寶下降的速度更快
某次護士進來看到胎心音監視器臉色有點沉下來
原來是阿波的心跳突然降到80(正常據說是120-160)
可能是下降的過程中OOXX$%^&@##$(我忘了)
睡得正爽的我也嚇了一大跳!
阿波!為娘的只顧著自己睡!對不起!
護士幫我加了氧氣管插在我鼻孔裡
從此之後我就一直拼命的深呼吸
一聽到胎心音有點變慢就神經兮兮的叫護士進來確認一下


就這樣沒有時間感的天漸漸亮了起來
昏迷中我聽到張阿哲接起電話,原來是我老盃打來關心
(女兒提早17天生真的會有點驚恐)
護士也再ㄧ次進來,要我雙腿保持張開
吸氣!!!!!憋氣!!!!!用力!!!!
就在這次的用力中我感覺到我的下腹部傳來悶悶的「蹦!」一聲
然後是大量大量大量的溫暖液體從我下體湧出
「羊水破了!」
我只有一個念頭:我是不是把床弄髒了?(其實看護墊很厲害的)
還有:好想看看羊水(我對羊水一直很好奇)
這個時候是早上7:30

羊水破了之後我很快的被推進手術室
躺在床上被推的感覺很奇妙,很像在看醫龍或急診室的春天
(就是那種由下往上看的鏡位)
躺上手術台,手握著把手,腳被固定住,
早班的護士來上班了,很有精神的跟大家打招呼
護士們愉快的聊著工作上的瑣事,殭屍產婦還躺在手術台上虛弱的哀嚎著
而且現在的陣痛應該已經來到某種夭壽的程度
因為居然連打了無痛分娩的我,也開始感受到這波子宮收縮的威力
護士頻繁的過來內診看開指的狀況(......)
冷不防的,我的胯下居然傳來腋下的感覺
哦?!原來我被剃毛了
我知道我會被剃毛,但突然被剃還是有點五味雜陳
不過產婦是沒有尊嚴的
而且zombie mode的我也無力去爭論或分辨任何事情啊

「上一次解尿是什麼時候?」護士開口問
恩恩阿阿我答不出來,因為我沒有時間感啊!!
我怎麼會記得我上次尿尿是什麼時候
應該就是被灌腸那個時候吧!?但那是幾點啊?
我的遲疑很快的就換來導尿管一根.............T-T

醫生終於出現了
正當我想著張阿哲在哪裡時,他也跟著醫生一起進來了
醫生再次確認了一下我開指的狀況
這個時候也許有剪會陰吧
我已經昏到沒感覺了,昏到連我自己會陰在哪個moment被剪的都不知道
或是無痛針真的很強,讓我的會陰進入了世界大同
但為什麼子宮收縮還是會痛?
阿波!你現在到哪裡了呢?

醫生正式就定位了,全部的護士也都圍到我身邊
護士再度發號施令,要我趁子宮收縮的時候吸氣!
然後憋氣!不能發出聲音!使盡所有力氣用力!!!!
聽張阿哲說最驚悚的part就是同時護士們也使盡力氣按壓我的肚子!
護士說:頭有露出來一點點啦!再一次!
醫生說:我們這次就把他生出來!
靠悲!我這個時候只有一個想法!!!老娘跟你拚了!!!!!
我用上這輩子大最硬的便便的力量!!!再X30倍!!!!!!
而且不能發出任何聲音!!!!!!
護士也繼續七手八腳使力的PUSH我的肚子!!!!

我感覺到下體不管是陰道屁股骨盆都被撐到最大
然後在醫生護士的吆喝之下,一個軟Q的東西就這樣滑出我的身體
我想那應該就是波波沒錯!!
很快的我聽到了哇哇哇的可愛哭聲,聽起來有點虛弱
用力到最巔峰的我,也在同時間鬆懈下來並且噴出眼淚
上一秒還在我肚子裡面又踹又踢的小傢伙
這一秒來到這個世界上了,哇哇哇的初試啼聲
原來阿波的聲音是這樣啊!
護理人員把阿波先報到護理台上簡單清理一下
我就這樣聽著ㄧ邊聽著阿波的哭聲,自己也ㄧ邊大哭著

殭屍產婦這個時候終於變成人
張阿哲很擔心為什麼我在哭,他可能覺得我是不是太痛了痛到哭
當然不是啊,我當然是在讚歎生命的美妙和神奇
從驗孕棒兩條線肚子沒什麼感覺到最後暴肥的這9個月
阿波蹦出來的那一刻,我覺得身為女人可以體驗到這一切真的太好了!

就在我感性的時刻,突然又感覺到下體有一大攤軟熱的玩意滑出去
哦~那應該是傳說中的胎盤吧
醫生後來又有壓壓我的肚子確定胎盤是不是都排乾淨了

清理的差不多護士把阿波抱來給我
阿波,我們終於見面啦!
哇嗚,他好紫又好小歐,2760公克,50公分,頭好長好像ET
我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醫生是用吸引器把他吸出來的
小心翼翼抱著阿波想試著讓他喝我的ㄋㄟㄋㄟ
他只是意思的吸了幾下(可能因為吸不到任何東西)就閉起嘴巴
眼睛稍稍微張開瞄了我一眼(其實這時候的他應該只看得到模糊的光線和形狀)
又閉起眼睛休息去了

護士說要先把我推回房間休息
阿波也要先到嬰兒室先觀察6小時再開始母嬰同室
於是我又上演了一次醫龍的bridge
途中看到爸爸也來了,他握握我的手
因為暫時還沒有空的病房
我和爸爸和張阿哲就一起回到原來待產的小房間裡面休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