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8日 星期二

生產記 - 臨盆前夕的痛死人之旅

4/1 產假第2天

從凌晨1:30開始陣痛
稍微準備好了住院行李,也換好了衣服
陣痛到2:30,我想應該是把張阿哲叫起來的時機了
我搖了搖他說我要生了,他睡眼惺忪的跳起來
搞不清楚什麼時候才是去醫院的好時機
我們撥了通電話給協和
對方值大夜班值的很辛苦的樣子,口氣不甚佳
我在陣痛中聽到更不爽,我的口氣更差
反正結論就是繼續再觀察個一小時
等到陣痛頻率到了規則的5分鐘再過去
好吧,那就在家裡先等一下

這個時候哲媽也被我們吵醒
張阿哲有點緊張的再次CHECK生產要帶的東西
而我躺在床上等待著像海浪一樣,一波又一波的陣痛來臨
陣痛海浪一次比一次強烈巨大
聽過很多人描述陣痛的感覺,自己沒經歷過當然無法想像
這時候的我已經慢慢被海浪淹沒
進入了一個半昏的迷幻狀態
此時的痛覺已經是光聽到聲音就會很想揍人
所以很想叫張阿哲和哲媽都先不要在房間裡講話
我還在徒勞無功的吸吐吐吐吐吐拉梅茲和腹式呼吸交替著進行
但還能趁退潮的時候繼續使用手機紀錄陣痛頻率
還傳了line給大奶說「我在陣痛!快要生了!」

時間來到3:30,我想是出發的時候
趁著退潮時一個箭步我跳上計程車
然後漲潮時又跟笑ㄟ一樣超大聲的深呼吸
司機可能被嚇到了:「要生了嗎?什麼時候開始陣痛的?」
我的發言人張阿哲:「一點半」
司機又爽朗狀:「阿那還久啦!不要緊張!以前我岳父開婦產科的,
很多媽媽去上個廁所就不小心生在馬桶裡了,哈哈哈哈」
..........謝謝司機先生的提醒


大概凌晨4:00抵達醫院
護士叫我先到待產室等一下
好笑的是,待產室就在2樓,但我卻走不上去
陣痛來臨時我就像個loser一樣動彈不得
好不容易就定位,護士先內診(.........)
開兩指了,於是裝上胎心音監視器,打點滴注射(不知道內容物是什麼)
我跟個活死人一樣,陣痛來臨時只能靠罵髒話/捶床/肢體伸展來表現
陣痛過去了就昏迷小睡一下,然後再等待下一波的凌遲
張阿哲坐在我旁邊很緊張,但他也不能怎麼辦!
因為我叫他不要碰我!(我怕我會反射動作把他打昏)

我死命的深呼吸-腹式呼吸-拉梅姿呼吸
屁啦!都沒用啦!
陣痛為什麼會如此讓人難以忍受?
但說實在的,現在要我回想或忠實描述當時的感覺
我已經徹底忘了到底是什麼滋味

護士又開口了:「來灌個腸」
好輕鬆的口吻,產婦是沒有尊嚴的
於是我在陣痛的昏迷中光著屁股側著身體
接下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要在夭壽陣痛中憋著,移動到馬桶真的是件很OX的事!
護士還耳提面命:「覺得沒東西可大的時候,就不要再用力了!
不然孩子可能會生在馬桶裡!」
我知道啦!穩匠跟我說過了啦!!!!

開了3指,我一直fuck fuck的罵+揮拳不是辦法
這痛感絕對會讓我活不下去

「我.......要............打............無..........................痛......................................」

終於,我嘴裡吐出了這沒用的5個字
臨盆前信誓旦旦說要自然生產,而且對無痛分娩嗤之以鼻
(幃太郎之誑語:「come on!打無痛要花8500ㄟ!how come ?」)
(最可笑的是我還認真考慮過要居家生產!!!!事後看來我根本沒那LP)

左盼右盼我的天使-麻醉師終於到了!
因為要打脊椎骨頭和骨頭的中間
他們叫我側身像蝦米一樣捲起來,並且絕對不要亂動!
(我想不然會癱瘓之類的吧!!)
所以我又拋棄了自尊撩起手術衣
光著屁股化身一尾蝦米
很多人說那一針很痛,但和永無止盡的陣痛比起來算得了什麼啊?!
很快的麻醉針起了效果
我終於瞭解網友媽媽們說的
「從地獄到天堂」
是什麼意思





2 則留言:

K i m i 提到...

因為無法想像有多痛但無痛針感覺很驚悚欸!媽媽真偉大(我是剖腹生的)

ginny 提到...

還記得我生臭妹請醫生打無痛結果換來一句:媽咪妳快生了再努力撐一下現打太浪費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