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8日 星期五

阿波的右眼

很多朋友們都簡訊來關心我和阿波
我的回答都是「it's a long story」
真的很感謝大家,那麼以下就是我們的狀況


愚人節生完那天下午護士把阿波推進我的房間
要開始母嬰同室,順便也教我一些親餵的知識和技巧
不過當時阿波就是拼命的睡,叫他完全沒反應
護士要我再給他一點時間,所以就把他推回嬰兒室打B型肝炎疫苗
一直到晚上我睡了一輪起來阿波還是沒過來
我正覺得納悶的時候有電話打來
是嬰兒室要我們過去一趟
接到電話時心裡就覺得不太對勁
媽媽陪我過去
醫生說阿波活力很差呼吸也很弱
可能要緊急轉院到醫學中心醫院去觀察
我們當然也只能說好
看看玻璃窗裡面遠遠的阿波躺在保溫箱中
我瞬間噴淚
於是媽媽陪阿波坐救護車轉院到國泰
(這什麼醫龍的橋段又再上演一次)
我回到房間繼續胡思亂想
生完第一天,我就這樣和我的寶包分開了

阿波住進了國泰的兒科加護病房
我繼續留在協和要住四天三夜
於是這幾天都是我在房間過著搞不太清楚日夜的生活
努力的用跟協和借來的吸乳器刺激乳房
希望可以擠出一滴滴奶給阿波
不然就是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想阿波究竟會如何
然後又忍不住難過的流下眼淚
有一次是護士早上進來幫我看產道縫合傷口的狀況
她邊幫我沖洗我躺著邊哭
她問我一句「寶寶還好嗎」我又大爆哭了

兒科加護病房每天有兩個探望時間
早上10:30-11:00和晚上7:00-7:30
我還在住院的這段時間張阿哲就三個地方輪流跑
家裡-協和-國泰,忙的團團轉
每次看到他第一時間傳給我看的照片和影片檔
我都無法不讓自己陷入民視連續劇的情緒中
因為阿波才出生幾天,身上卻插了一堆管子
臉色蒼白到不行,眼睛永遠是閉著的

國泰的小兒科醫師跟張阿哲說
初步診斷是頭部出現血腫,可能是生產過程中擠壓或吸引造成的
因出血量較多,造成他血紅素過低
血腫的狀況通常新生兒會自行痊癒
如果必要會幫他輸血,注射降腦壓的藥
隔天醫生又說:有幫阿波照腦部超音波
發現右邊顱內有血塊(腦出血)
有可能會影響到日後左手左腳的發展
但也有可能自行吸收痊癒
日後要持續觀察一年比較保險

要出院的那天上午我受不了
帶著好不容易死命擠出的大概20cc的初乳
跳上(其實是爬上啦)計程車去找阿波
不知道怎麼搞的,看到阿波我反而比較放心
也對他比較有信心
我告訴我自己:
現在我能做的就是努力的擠奶給阿波喝
他喝了我的奶一定可以好起來的!

因為不想讓阿波斷糧
(其實不會斷糧啦因為醫院有餵配方奶)
出院那天,回到家的下午我就出門步輪到重慶西路的嬰兒用品店去買吸乳器
一般人口中足不出戶能坐不站能躺不坐的月子生活維持了4天3夜
接下來我和張阿哲一起每天去兩趟醫院鼓勵阿波
在家的時間就努力的擠奶擠奶擠奶擠奶

阿波就這樣一住住了兩個禮拜
每次我們去看他都在睡覺
我們還忍不住問了好幾個護士
有沒有看過他張開眼睛的樣子

他的頭部血腫持續吸收恢復
精神食量也都變好了
不過黃疸值也隨著變高,所以再加上了黃疸照光治療
有天我們居然透過阿波歪掉的眼罩發現
(照光要帶很帥的眼罩保護眼睛)
阿波的右眼烏青!!!!!!
緊張兮兮的問了好幾個護士,最後問了醫生
都說這是產道擠壓造成的淤血
正常過幾個禮拜就會恢復了,不用擔心
(阿波!我的產道到底對你做了什麼事啊!T-T)
不過為什麼一開始沒有,後來才出現呢?
病人的心情真的好無助啊

4/15醫院幫阿波排了核磁共振檢查
於是我陪他上場
幫我把阿波推到檢驗室的阿桑問:「這個是誰的?」
「我的」
「阿不是應該在做月子」
「沒法度啦」
「月子還是要坐啦」
這個時候偷偷滴了幾滴眼淚
到了檢驗室,檢驗人員說:「誰陪他做檢查?」
「我」
「妳是他的誰?」
「媽媽」
「.......媽媽不是應該在做月子休息嗎?」
嗚嗚,進去看到小小阿波被固定在很大的核磁共振設備上
我終於又忍不住爆哭了
檢驗人員兩男一女安慰我
「這個核磁共振沒有輻射的,對人體不會造成影響
不要擔心」
「北鼻的腦部有血塊喔?應該還好啦!小朋友都會自己好的
不要擔心」
它馬的超級吵死人的核磁共振結束了之後
我向檢驗人員道了謝離開
離開前小姐又跟我說了一句
「你還是要好好休息喔」


4/16阿波終於出院了
就新生兒來說,他應該是偏乖的那型
雖然他不認我的奶死都不吸
但那也不能怪他,畢竟他在醫院吸了兩個禮拜的奶嘴
阿波怪表情很多,撒尿時會露出痛苦的八字眉(回家兩天了還沒大便!)
換尿布時好像要他命一樣的尖叫
喝完奶立刻秒陷入昏睡

今天回診看核磁共振報告
醫生說一切沒什麼問題
但是有發現頭骨有裂痕(.........)
當時出血比較嚴重可能就是裂痕造成的
以後每個月回診持續追蹤觀察
頭尖尖的不要去管他,等頭部的血腫和頭骨都自行痊癒
外觀就會恢復正常了


看著只會用哭來表達的小阿波
我覺得他是世界上最弱小最需要我保護的玫瑰花
希望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長大喔
頭尖一點沒有關係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