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8日 星期六

Le Rayon Vert



親愛的D:
先前早就想過如果:妳已經看過了怎麼辦....不過最後還是把它送給了妳!雖然妳說Delphine令人不耐煩,但我卻覺淂她很可愛,而且一看到他我就想起了妳;當Delphine向不熟的友人有些龜毛的解釋她吃素的原則時,當Delphine撿起地上的撲克牌時,當Delphine在一旁聽著老女人討論綠光的事情時,當Delphine穿著軟薄的洋裝輕便的走在街上時.....現在的你也像她一樣,有時會毫無預警的就哭了起來,我真擔心你會因為心裡的不快樂而錯過了許多事,我究竟能為妳做些什麼呢?好像也只能聽妳說吧,唉腦筋太簡單了,我一直都不是一個善於開導的朋友......。

再想起那年我們夜闖墾丁國小的壯舉,真像是夢一般的場景呀.....期待你真心的笑,也期待妳開始期待,le reyon vert!

2009年3月16日 星期一

提拉米蘇的滋味

因為妹妹生日那天要練團沒辦法回家一起慶祝
趁我和哲豬都上早班,在回家的路上經過的85度C
選了一個8吋的提拉米蘇,搭配上九折的蛋糕優惠券
興高采烈的提著蛋糕和25歲的蠟燭一路騎回家了

回家後爸媽正在如火如荼作著手工
客廳滿地都散佈著零件的紙箱,而原本在客廳的多餘物件如椅子們
則被移到我的房間,滿滿的.
爸媽看到我買的蛋糕,很高興的說:我們都是85度C的支持者
(因為便宜嘛)似乎對這個蛋糕相當滿意

洗完澡之後我們便說要到樓下美廉社買零食吃順便帶妞妞尿尿
最近對愛之味寒天上癮的爸爸,請我們幫他檸檬冬瓜仙草三種口味都各買一瓶回家

回家之後見爸媽要把一箱箱手工搬到家門外
我問需不需要幫忙時,媽媽居然牛頭不對馬嘴回了一句
"阿媽現在有危險"
我重複了一次,然後一直很狐疑的說:「阿媽?阿媽?」
我一直以為媽在說阿媽,爸爸的媽媽,原來她指的是外婆,是媽媽的媽媽啊

應該是我們出門時接到病危的電話了,一切來得如此突然
爸一直勸媽不要拖到明天,今晚就下去(媽老家在遙遠的屏東)
媽回說"我自有打算,不要一直唸啦......."
而妹妹還沒回家,桌上的提拉米蘇好端端的放在那裡
我不敢多問什麼,因為媽的心情此刻必定複雜

妹回家後我們也開開心心關燈點蠟燭唱生日快樂歌慶祝
妞妞也在旁邊興奮的跳躍著
正當妹切完蛋糕時電話響了,媽急急忙忙跑過去
聽到幾句"不行了嗎?那快點送回家吧!"
我馬上躲到房間裡,忍住不哭出聲來
因為今年過年我沒回外婆家,一年才回一次外婆家,但今年我沒回去..............

接下來的狀況變有點慌亂,爸堅持今晚就和媽一起開車下去
媽不知道是力求鎮定假裝堅強,還是對這一切早就有心理準備
還跟我們一起在客廳把剛切的蛋糕吃完,還分了一小塊給旁邊蠢蠢欲動的妞妞
準備南下行李時也沒有我想像中的急促慌亂,甚至可以用不急不徐來形容

因為我一直以為,聽見自己的母親走了之後的反應應該就是哭泣
然後花很久的時間平靜下來,再去想想接下來應該要做什麼事情
但媽只是和平常要出門前一樣,交代我們冰箱有放什麼東西給我們吃
有放什麼東西給妞妞吃,還叫我把乾狗糧用漏斗裝進大空瓶裡
看她一附若無其事的樣子,害我也不得不快點把"我沒見到外婆最後一面"的悲傷心情快點收拾起來
在某個空白間,媽說了一句:
"你們不要太擔心我,也許走了對阿媽是種解脫,那也不錯啊"

想到媽雖然平常工作辛苦,但只要一休假就屏東台北兩地跑
而且她為了省錢總是坐便宜的國光號,末班車出門然後一覺睡醒便抵達目的地
這其間的舟車勞頓可以想像,後來這幾年外婆已經不說話了,雖然說是老年癡呆症
但我覺得外婆意釋很清楚,只是非常憂鬱.
不知道她能不能感覺到媽對她的愛呢?

某一次薄荷葉在女巫店表演前接到爸的電話說阿媽(祖母)情況很危險
要我快點趕到醫院,那時候的我很為難的說要準備表演了,不可能現在離開
整個晚上的心情都很複雜,只能說是複雜,那時的我還不知道要怎麼面對親友過世
連難過悲傷都來不及準備,哭也哭不出來,不知道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而這期間經歷語晴過世,財弟過世,我覺得我真的超怕死
怕自己死,也怕身邊的人死
我沒辦法面對身邊親友死後,再也看不到對方,但回憶卻如影隨形
更沒辦法面對自己死後那個全然寂寞的世界,在閉上眼睛之後,所有依賴的東西全部消失了.

無法想像爸爸過世,無法想像媽媽過世,無法想像我老了之後哲豬先早我走一步
有天睡前想這些想到睡不著覺哭了起來
還有一天夢裡夢到妹死了,我在夢裡面分不清楚是夢還是現實
還看到妹的幻影,難過的邊哭邊想著妹已經不在了,只剩下過去生活片段了
我真的很怕死.


希望未來的人生能讓我得到面對死亡的智慧
希望妹妹25歲生日快樂,新電腦一定可以幫助你學業順利
希望外婆在天堂開開心心的,想必現在和可愛的amy重逢了吧

(AMY是外婆以前養的一隻貴賓狗,因病過世時外婆哭的很傷心)

2009年3月3日 星期二

今年度第一首覺得最美的歌---------m. ward / hold time



You were beyond comprehension tonight
But I understood
I understood
If only I could hold time
Hold time
Hold time

Words have failed me tonight, failed me tonight
But you knew what I meant
You knew what I meant
Yeah, you heard what I said the whole time
The whole time
The whole time

And I wrote this song about it
Cause I didn't care about anyone in this photograph
Yeah, I wrote this song just to remember the endless, endless summer in your life
Endless summer in your life

2009年3月1日 星期日

肚臍垢是腹毛收集的

奧地利科學家「史坦浩瑟」研究發現,肚臍裡的肚臍垢,實際上是由腹部的毛髮收集來的。


  外國人體毛比較多,很多人備受「肚臍垢」的困擾。一名澳洲男子,每天都能清出一點肚臍垢來。他從一九八四年到現在連續收集了二十五年的肚臍垢,還拿下金氏世界紀錄,肚臍垢收集冠軍的紀錄。


  「史坦浩瑟」是維也納科技大學的化學家。為了解開肚臍垢來源的謎,他花了三年時間,研究了自己身上的五百零三粒肚臍垢。結果發現,肚臍垢的成分多半是棉絮。他說,體毛都有鱗片,這些鱗片和鐵絲網的倒勾有類似的功能,可以勾住東西。腹部毛髮在肚臍附近集中,形成一個圓圈。毛髮的鱗片把周圍的棉絮勾回來,集合進了肚臍裡,形成了肚臍垢。


  他說,減少肚臍垢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穿舊衣服。因為舊衣服棉絮少,一年可以減少千分之一的肚臍垢。